QAQ来求一篇文章

内容是东凯师生设定的 东哥没事上班就送一送凯凯 后来凯凯看到东哥美满的生活就自己默默离开了 结果没想到东哥与那边分开以后追了上来……
印象最深的是最后的车里描写的 他终于明白了班上女生们说的鹿眼美手低音炮的后一句 梨花带雨小哭包的真正含义///
唉忘了点小红心真难受唉啊

一个迟到的生贺杂志混剪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0540674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84E06E4D-9631-4F1D-BC2E-2CAB63976FCE1955infoc&ts=1535458947634

半夜听完凯凯王的新专 失神ing……
你还会想起我吗?
你听得到吗?
那些始终不曾说出口的话……
那些夜晚,那些拥抱……
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……
还有明天。

其实今天凯凯王的采访花絮里被问到把自己的歌送给圈中好友时 我挺希望他cue到歌歌的 哪怕是把心上的茧送给他也好……(╥_╥)

啊啊啊啊啊啊啊都给我张嘴!!!!!吃粮!!!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

保持可爱
保持开心
保持健康
而我 会保持爱你❤

看见人民网下面一堆坑底的家人们认亲……可以说是非常想拥抱一下了
奈何受不了饭圈聚聚的窥屏翻旧账 怕是一个不对就要被整个饭圈永久拉黑……
说实话双担真tm累啊 可是累也心甘情愿
今天也是躺平在东凯坑底的一天呢。

今天晚上出现在电视机里的他俩
虽然一个在CCTV1 一个在北京卫视 但我总有种同框的错觉
真好❤

【东凯】此去经年

昨天写的……不知所云 看着玩儿就好
看不到直播哭唧唧……感觉好像场内的互动挺甜的样子
期待ing


他走在红毯上。
这段时间,他又回到了沉迷戏中的状态。吃得清淡、穿得简朴,他天天带着黄边的眼镜,做了将近一个月的宋运辉。
直至现在,他都有些迷茫。为了演好这个跨度极大的角色,他几乎是投入了全部的精神去研究琢磨,再加上这两年平淡中的压力,他几乎是心力交瘁——不然,他是绝不允许出不了戏这样的情况再出现的。
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。


“凯哥?”赶去盛典现场的路上,身旁的小助理注意到了他的心不在焉,“工作室那边刚刚发短信来提醒,今天活动,您得注意点儿,之前给您发的名单您认真看看,做了记号的,和您接下来的行程都有交集,活动上也要好好打个照面才是。”
“名单?”他揉着太阳穴,疲惫地睁开眼睛,“好的……”
他打开手机。图片上白纸黑字密密麻麻,相熟的不熟的,见过的没见的,正红的不红的,一个个名字鱼龙混杂,什么都有。他忽然想起自己爆红的那一年,良剧迭出,当年品质盛典的档次,才是真正担得起品质二字,到现在一路办来,倒是越发索然无味了。
他出神地想着,却忽然瞟到一个熟悉的名字。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,用拇指触碰上去——
“靳东”二字随着图片瞬间放大。他有些错愕,停顿一会儿,才神色平静地熄灭屏幕,重新闭眼。
“靳东大哥去年演了一部《恋爱先生》,收视率还不错的。”一旁小助理的声音传来。
他没有说话。


红毯一路走下来,闪光灯令人眼花缭乱。他花费几秒钟时间找回自己镜头前的笑容,才接过笔来。转身,签名,他全程微笑着目视前方,只在最后装作不经意看看那块红布。
龙飞凤舞的笔画当中,他总能一眼找到那个名字。多巧,它就在他身后。
心头一下子涌起酸涩之感。曾几何时,他也是这样站在那人身后的,无论戏里还是戏外。
什么时候开始,他与他的会面,只能在字里行间了呢?


他并不期望自己能够同他说上话。偌大的活动场地,若是谁有心嘱咐一下,连照面都打不着也是可能的。毕竟当年的事情实在是尴尬,逃避是那人一直以来做出的选择。
他尊重他的选择。
不过,很久没见到他倒是真的了。上一次活动那错开的时间,令他失落了许久。哪怕是相隔甚远,哪怕是擦肩而过,都好。其实只要远远地望一望就够了,其他的什么都不用,他一直这样想着。
可一个转身过后他看见了他。再意识到时,他已向那边走去。于是他猛地停下了脚步。
但还是迟了。他看见他的头微微偏转,然后就撞进了那双他眷恋许久的眼眸,眸里带着些许惊讶与欣喜。
他又迈开了脚步。他知道那双眼睛的意思。
伸手,拥抱。他脸上的笑还是标准的,那人身后的手却终究是颤抖的。他听见他说:“又瘦了呀。”
如同挚友一般,语气甚是熟稔。恍惚之间,他甚至以为今天是15年的3月13日。
那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相见。
于是他又听见自己说:“是啊,戏里需要嘛。”
他感受到自己对那人身旁的女伴伸出手来,礼貌地同她对话。
他还感受到自己的嘴角上扬,很是爽朗地开怀大笑起来。
……
奇怪,他想。我明明身在戏里,为什么却像个观戏人。


他听见门被人吱呀推开了。没有抬头,他敲开一瓶啤酒,冲身后伸出手。
“别喝了。”酒被接去,旋即被放在一旁。他听见了,又猛灌一口,摔下瓶子就转身抱过去。
那人没有躲开,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只差点揉在他头上的手。可那手终究还是移开了。
“该说的话……我都说过了。我们现在的生活都才刚刚开始,何必呢?人……”
“你说呢?何必呢?”他把脸埋在他的胸膛,哽咽着,“我何必为了你用自己的前途做赌注,何必为了你去赌一段也许并不存在的感情呢?何必要出不了戏、何必不愿意出戏呢?我何必……”
那只手终究还是落了下来,轻抚在他的后脑上,打断了他的抽泣。
“人一辈子那么长,何必执着于……一个人呢?”那人理了理他的耳发,很慢地。
他终究还是推开了他。


他望着车窗外的夜景。奔波之后,他依旧难以入眠。
习惯性地打开了手机,他一点点地滑动,是在寻找着那个名叫东哥的对话框。
良久,他停下了。原来微信里最后一条留给那人的消息,是两年前的一句再见,正如两个小时之前,他同他作别。
“那行,先走了啊。”“嗯。”
此一挥手,不知再隔多少天?
只希望下次相见,一如从前。
END.

前两天微机课就在看新闻 刚开学忙得很就只看见kkw说要去 也就没怎么关注
直到今天回家打开正常时间线的微博
说实话 一度想要退圈来着 两家冷嘲热讽 互怼互骂 而且时间太长了 两年 整整两年零五天 没有交集没有同框 感觉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
但看见他们拥抱的那一刻 我就觉得 满足了 足够了 只要他们彼此的一个对视 一次握手 一下拍肩 我就出不去了
他们真的太美好了 太美好了